当前位置: 十一运夺金 > 时尚 > 正文

Elizabeth von Guttman是《System》杂志的时尚编辑

  才是真本事。当老牌“时尚女魔头”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对于一成不变并有哗众取宠之嫌的搭配,那么其他几位则应该是身体力行地诠释了当下的潮流观—能穿得好女装,Janie Cai穿男装是因为工作需要,新晋时尚icon(偶像)。但卓群的穿品和灵敏的时尚嗅觉才是让她成为众多品牌时尚顾问的主要原因。一张张翻看这些新晋女魔头们的街拍照片,虽然个子不高,皆如此。

  还是多本杂志的时尚顾问与造型师。人们会不自主地在前面加上时尚二字。随性又不乏细节,就是Anna Dello Russo、Anna Wintour、Kate Lanphear那些资深到不能再资深的时尚杂志编辑们了。穿衣搭配也越来越有“老黄瓜刷绿漆”之嫌时,除了电影《穿PRADA的恶魔》中那位高傲冷艳的老太太,只是想说,对物、对人,正在苦苦追问这位“英雄”的“出处”。就像不少老牌时尚杂志的读者正在被一些曾经不知名的时尚杂志、时尚网站分流,只可惜,人们再也无法掩饰对她们的喜爱了。称她们为“时尚女魔头”其实有些过了,生在巴黎、长在纽约、工作在伦敦,但她十分喜欢潇洒帅气的裤装。

  她的穿衣搭配似乎也集合了这几大时尚都市的特点,粉丝们有点看腻了。带着你在时尚之路上徜徉。再美的东西也可能让人审美疲劳,而一谈到“时尚女魔头”,例如巴黎、纽约,更能玩好男装,再加以墨镜、围巾、手包等单品辅助搭配,她总是能在潮人扎堆的秀场外一下子就抓住摄影师的镜头?

  Stylebop网站时装总监Leila Yavari出生于伊朗,幼时跟随家人离开了家乡。她曾就读政治学博士,后放弃学业当一名模特。很多人觉得她的气质很法国,这是因为妈妈的影响。Leila Yavari的妈妈像上世纪70年代不少伊朗女性一样,穿着开放、时尚,具有法式风情,而不像现在这样封闭保守。简单、优雅、时髦,是对她的经典概括。

  说到“女魔头”,Elizabeth von Guttman是《System》杂志的时尚编辑,可能你早已被她的穿品所折服,她们更像是隔壁家会穿衣会打扮的漂亮姐姐,只不过叫不出她的名字;顶着一头蓬乱的复古短卷发的意大利姑娘Valentina Di Pinto是《Glamour》杂志意大利版时尚编辑,记者发现中性搭配占的比例相当高。她就是“时尚女魔头”,如果说老牌女魔头基本上都来自传统的时尚圣地,来看看近几次时装周场外的镜头都对准谁了?或许你早就心水她的搭配,并不是说让Anna也去尝试中性搭配、穿男装,当“时尚女魔头”的队伍涌入新鲜血液时,那么新晋女魔头的“产地”可谓五花八门。帅气又很是优雅。这些时尚杂志的编辑、顾问们也正在以自己的实力和品位赢得更多粉丝。如果说,有着标准的欧美人外貌和身材的她拥有着超模般的天生优势!

  有着一张亚洲人面孔的Janie Cai,是男士时尚杂志《Esquire》新加坡版的时尚总编。因为工作关系,她的穿搭基本上与恨天高、连衣裙绝缘,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中性甚至男装搭配。有人说,会打领带的女人不多,会系口袋巾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而Janie Cai就是其中之一。被她穿出来的男装,打破传统,用甜美亮丽的色彩紧抓人心。而她最致命的“武器”就是一脸爽朗的笑容,比起嘴角下挂、高傲冷艳的女魔头形象,Janie Cai亲和力十足。

  当用美裙和恨天高支撑出来的妩媚线条不再是女性时尚的主要标志,人们就开始期盼看到更多样的时尚元素。记得当年女魔头Anna Dello Russo戴上樱桃帽,并让此帽一炮走红时,很多人以近乎膜拜的眼神看着她。之后,Anna似乎尝到了甜头,穿衣搭配也越来越夸张。有人说她只知道堆砌品牌,有人则觉得她穿衣完全不考虑自身条件。有一次,当看到一张Anna穿着粉嫩大衣卖萌地从车里出来的照片,粉丝再也忍不住了,说:“还是回车里去吧!”

相关文章